周震南父母被曝欠债上亿,当“选秀偶像”成品牌最大“舆论危机”?

原标题:周震南父母被曝欠债上亿,当“选秀偶像”成品牌最大“舆论危机”?

近几日,“周震南父母欠债过亿”相关话题持续霸占微博热搜,阅读量过亿。26日,周震南首度就此事做出回应,直言自己此前并不知情,但一定会帮助父母挺过难关,并帮助所有因此受损的相关人士挽回损失。

25日,一位网友爆料称,周震南的父母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欠债上亿。据悉其父周勇投资开发的小区多项违规,二百余户业主七八年间按时交贷款却始终拿不到房产证。而周震南自2017年出道起,便一直以“富二代”作为重要标签,《明日之子》节目组还曾前往其老家的独栋别墅拍摄。

此事引起一众网友的不满,有人列出周震南代言品牌,抵制给老赖花钱,还有人到其代言品牌的官方旗舰店进行抗议。

目前,锐步和欧莱雅天猫官方旗舰店已经下架了所有带有“R1SE同款”、“周震南同款”字样的宝贝连接;WonderLab取消了原定于26日的直播带货活动;还有网传周震南在《姐姐的爱乐之程》中的全部镜头被剪掉,该节目将于30号上线,具体情况暂未可知。

周震南父母欠债风波一路从周震南“烧”到商务合作上。启用选秀偶像代言人成为一件价值与风险并存的事,在这场“押宝式赌局”中是否存在一劳永逸的方法规模风险?

选秀偶像变身“金牌销售”

虽然日前与周震南相关负面舆论仍在不断发酵,与其相关的一些商务合作也在暂避风头。不过,我们发现在一些品牌的微博超话中,仍有大量粉丝刷单消费支持周震南,身体力行地为自家爱豆“正名”。选秀偶像这张“金牌销售”牌依然“真香”。

据CBNData星数发布的《9月明星新增代言人气榜》统计,今年9月“美妆个护”、“食品饮料”、“服装鞋包”、“日化家清”四大品类的前40位人气明星中,有26人是选秀偶像,并且几乎包揽了各品类的前三甲。这是一场粉丝的狂欢,更是一场品牌的盛宴。

事实上,自2018年起,品牌商就从日益走俏的选秀市场中嗅到了商机。宣传应援、户外广告、买视频会员、买热搜、买赞助商产品…早在爱豆出道前,粉丝们就表现出了超强的消费能力,这届“妈妈粉”从不白嫖。

这种砸着真金白银“看着孩子长大”的粉丝团,对爱豆的感情自然“情比金坚”。品牌便将这种情感连接以代言的形式转移到有形的商品上,粉丝们爱屋及乌,心甘情愿消费的同时,还不忘对品牌赞美有佳。特别是当爱豆官宣与国际一线品牌合作后,粉丝们都会在微博评论区排队感谢“品牌爸爸”对自家偶像的认可。

对粉丝而言,在没有代表作品的前提下,综艺结束后自家爱豆的商业价值也会随之降低。为了帮助爱豆站稳脚跟,粉丝们亲力亲为做数据,只要购买力强,后续商务和工作资源才有可能跟得上。

(R1SE、UNINE、NINE PERCEN、火箭少女101 出道代言一览 by娱乐产业)

其实,“出道即巅峰”是粉丝与品牌方心照不宣的事。品牌用商业代言换取短时间内大量的流量曝光,赚一波快钱;粉丝借品牌知名度提升自家偶像的商业价值,让更多品牌方与出品方看到爱豆的市场号召力,保证其不被快速淘汰。双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锅”从天降,高风险与高收益并存

品牌将自己与流量偶像捆绑在一起的同时,也意味着要为此承担更多的风险,双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甚至当艺人人设崩塌之后,带货不成,反带一“锅”,使品牌陷入危机公关。

事实上,由代言人个人负面舆论引起的代言危机很常见,其中最常见的一类是由代言人失德引发的负面舆论。比如前不久R1SE成员任豪被爆恋情不忠,被锤到“退团”。后续任豪被罚为期60天内停止一切个人活动和团体活动,对其个人而言这不算什么,但商务合作方签约、营销各项费用却都打了“水漂”。

第二类是由代言人在工作领域的失利或伤病引发信任危机,最常发生在体育明星身上。如孙杨遭禁赛8年,对当时与其签约的品牌方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最后一类是代言人涉及违法行为的社会舆论危机,其个人事业也会因此戛然而止。如范冰冰因涉税问题牵连电影《大轰炸》改档、《爵迹2》撤档,多个品牌不得不中止合约。

负面舆论不仅会对品牌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还考验着品牌的危机公关能力。一旦处理不慎,将可能对自身形象造成长远损害。一般而言,品牌往往与大众同时收到负面信息,在没有应急预案以及事件不明朗的情况下,多数品牌第一时间还是选择沉默,减少广告推送,降低存在感。

随着事件走向逐渐明朗化,便需要品牌及时传递自身明确的态度、立场、即将采取的行动,不再做鸵鸟。最后就是更换代言人,加大宣传力度,转移大众视线,保证负面事件不被刻意提及。罗志祥公开道歉后,《创造营2020》迅速删除了所有与罗互动的微博,并请大张伟顶替导师位参与前期录制,明确与此事划清界限,最大程度降低对自身的影响。

“押宝式赌局”能否规避风险?

在这场“押宝式赌局”中,品牌疲于应对的同时,也在呼唤一种能够一劳永逸规避风险的方法。

品牌战略专家李光斗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曾表示,企业与明星签订代言协议时,“一定要有约束条款”。“明星应该比普通人有更高的要求准则,在代言期内,行为要符合公序良俗,不能做有违社会公德的事情。”李光斗说,“代言费付给你了,如果你出了问题,是退还是怎么样,应该有约束。”

20世纪初,这种道德约束条款曾被好莱坞的影视公司用于约束明星,如果代言人的不道德行为损害了所代言公司产品或服务的形象,该公司有权据此解除合同。今天,我们更有必要延伸出一些特殊约束条款,以防负面舆论从“锤明星”波及到“锤品牌”。

另外,以选秀偶像为代表的流量明星,其个人、事业、粉丝素养都具有太多的不稳定性。为规避高额损失,不少品牌开始转向短期合约,快速完成粉丝经济变现。启用多代言人、多版本广告也是众多大品牌常用策略之一,一旦其中一位代言人出现问题,品牌可以迅速更换代言人和广告位。

更值得关注的是,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虚拟偶像代言人走进我们的视野——初音未来&LV、丰田、索尼、小米;洛天依&百雀羚、汰渍;《姜子牙》&蒙牛…在某种程度上,虚拟偶像与选秀偶像同样代表了年轻人和小众圈层的审美趋势与实际状态。不同的是,前者的人设比后者更可控。

总的来说,近期选秀偶像接连受到负面舆论影响,让我们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流量不但不能成为销量的“护身符”,反而成为一次“豪赌”。

在以流量为核心的商业逻辑下,寄希望于品牌能够花长时间去考核代言人的认知度和美誉度,降低风险是不现实的。今后品牌应该如何选择代言人?如何对潜在的代言危机做出应急预案?将成为一个值得被反复探讨的话题。

Leave a Reply

  • 友情链接